「重點是,你要自己把思路和邏輯釐清,這樣主治醫師才知道你在想什麼」

昨天請老師幫我作MiniCEX的評估,所謂的MiniCEX,簡單來說就是住院醫師去接新病人,旁邊有一位主治醫師或者資深的住院醫師評比,是一種綜合評估病史詢問、理學檢查等接病人的技巧的評量。

昨天很勇敢的請老師陪同我一起去接病人,順便執行MiniCEX的評估,老師就是我在噗浪提到跟我說:要是你的神經學檢查做的比神經內科主治醫師還好就可以不用做斷層掃描;的那位。他總是能一邊教學、一邊挖苦你、一邊適時的說出讓你會心一笑的話,是個很幽默的好老師。

來診的病人是上腹痛,過去曾經是大腸癌開過刀,合併有肝硬化,過去曾有腹膜炎的病史,早上曾到急診求診,打完止痛有比較改善,當時的檢查沒什麼發現,離開急診之後他回到門診追蹤,肚子痛卻又發作,門診醫師開了藥請他服用卻沒有改善,於是他又回來急診求診。

旁邊有主治醫師在看,真的是超級緊張的,感覺上問完主訴,我就整個慌亂開始亂問一通,連最後的理學檢查都很不標準。

把老師最後的評論節錄下來,因為我覺得超用的,終於知道一位急診醫師的思路流程,以及為什麼主治醫師們會不放心我們看過的病人而自己再去看一遍了。

以下都是節錄:
在面對一個病人的時候,你可以先看看他過去曾經發生過什麼事,對照一下目前的症狀及表現,心裡應該就有個底,大概可以先推測哪些可能性,想清楚以後,到病人身邊去,仔細的詢問目前的症狀,發生的過程,同時針對你心裡所推測的可能診斷會有的表現一一詢問。
詳細的病史和理學檢查,能夠提供你很多的資訊,重點是,你要自己把思路和邏輯釐清,也許在詢問和檢查的過程會發現不同於自己原先臆斷的症狀,出現新的線索,這時候你該問問自己,你的臆斷正確嗎?還有其他的推測嗎?現有的證據要如何支持你的推測?如果還有其他的可能性,你該怎麼排除?
比方說你剛剛推測他也許是個胰臟炎的病人,但是你這樣的臆斷就會讓聽的人覺得很疑惑,為什麼大腸癌開過刀的病人會突然胰臟炎?(胰臟炎有自己的危險因子,通常是常喝酒或者有膽結石的病人容易出現),你並沒有詢問到病人關於喝酒或者結石的問題,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臆斷出現?
如果你自己沒有辦法把這些線索統整出一條完整的邏輯觀念,主治醫師在聽完你的報告之後會覺得很疑惑,因為你所提供的病人的資訊和可能臆斷並不符合,他會覺得很困惑,不知道你的想法,無法照著正常的邏輯思考,因此只好再去看一看病人,重新評估。
另外,理學檢查也要多加強,腹部的理學檢查應該避免直接碰觸病人疼痛的地方,先慢慢的摸。而且到後來,可能你都詢問完了,也不知道該做什麼了,只好開始執行一些和目前表現無關的理學檢查,比方說看眼瞼和下肢水腫。不是說不能做,而是應該在尋問的時候就慢慢開始,否則病人也會覺得很疑惑,為什麼我是肚子痛,醫生卻要看我的眼睛?為什麼要看我的腳?
還有,要有自信,結束的時候可以跟病人說:我們先幫你止痛,安排檢查,做進一步處理。而不是直接轉頭看一旁的主治醫師,因為這樣病人的觀感馬上改變,他會知道你是學生,你沒有決定權,而他自己只是你學習的對象,你無法為他的病情帶來任何幫助。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