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業應視為我的同胞"--請問黃院長還記得醫師誓詞嗎?

原始新聞

台灣醫學倫理教育徹底破功(黃達夫)

醫師誓詞

准許我進入醫業時:
我鄭重地保證自己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
我將要給我的師長應有崇敬及感戴;
我將要憑我的良心和尊嚴從事醫業;
病人的健康應為我輩首要的顧念;
我將要尊重所託予我的祕密;
我將要盡我的力量維護醫業的榮譽和高尚的傳統;
我的同業應視為我的同胞
我將不容許有任何宗教、國籍、種族、政見或地位的考慮介乎我的職責和病人之間;
我將要最高地維護人的生命,自從受胎時起;
即使在威脅之下,我將不運用我的醫業知識去違反人道。
我鄭重地、自主地並且以我的人格宣誓以上的約言。

請問黃院長,您還記得當年也曾跟我們一樣,熱血沸騰地念著這篇誓詞嗎?

如果是,那麼為什麼目前為止我看到您在報章雜誌的文章及言論,清一色都是在指摘我們「醫學教育失敗呢?」

也許我們這些年輕一輩的醫師,不但臨床知識不足,和病人的應對進退,和社會大眾的溝通協調,在在都沒有您的圓融,也沒有您的處置得宜。但是我們很努力在學習,很用心在面對問題,您知道嗎?

只要比我們年長的醫師,都是我們的前輩、師長、學長、老師,您是,許醫師也是,在我們還是學生時代,跟著許醫師查房、跟刀、門診,從許老師的身上,我們看到了樂觀,爽朗,積極進取,幽默的醫師風格,他也很努力的在所有的臨床工作包含住院病人的處置,教導我們這些後輩學生。

當我們在報章雜誌看到您的文章,又一次,您型塑了至高無上,充滿醫學人文素養的氣質,而許醫師,就成了沒有醫德,沒有人文素養的最壞示範。

的確,我們不能睜眼說瞎話,即便許老師以前是多好的醫師老師都無法抹滅他犯法的事實,我們應該全面檢討,勇於認錯,重新教育大家,集合眾人之力努力改善並彌補。

您是我們的老師,許醫師也是,事情已經發生,能不能請黃院長,不要以這樣的寫作方式,讓我們看到完全不符醫師誓詞的表現。否則,您一直強調的醫學人文在哪裡?請不要讓我們大家都失去了方向,好嗎?

這是黃院長您批評我們新進醫師只重視錢和福利的文章

0 意見: